该用户正努力保持微笑:)

你好呀

【ls anyone there】

“哗啦。”

盘子砸到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里面乘的汤汁也四处溅开,红色的罗宋汤洒在亮白色的瓷砖上。刺的人眼睛发疼。

Mike从恍惚之间惊醒,在原地迟疑了几秒,像是嘲笑自己一样的摇摇头,然后他拉开椅子蹲到旁边收拾起分散开来的碎片。

这种情况持续了多久?他漫不经心地把碎片拨到一边,聚成一个碎片堆,在心里反问自己,已经好几个月了吧,到底是怎么了。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Mike是向来不相信那些神神叨叨的诡异传说,比如附身什么的。想起来之前那天在yy里把自己的状况随口一提,迎接的就是死一般的寂静。

然后就是陆夫人声音严肃地开口,Mike啊,你是不是被附身了。弄得他哭笑不得,真被附身了现在和你们说话的难道是鬼吗。

“说!你把麦爷藏到哪里去了!”芬达像是要把自己中二的设定发挥到极致,唯恐不乱地在后面接了话。

“恩~鬼魂你想对我的麦克宝贝做什么~”起哄的还有顺便强行给自己增加中二设定的人兽,“给我从他的身体里出来~”

“驱鬼是不是用鸡血,麦爷你等着我这就去。”在Mike发现战神pi也加入这个行列后,十分冷静地禁了所有人的言。

他瞟了一眼管理员的名单,MikeZTM作为紫马,高高地挂在榜单的最上面,排在后面的陆夫人是橙马,唯一的一个橙马。而且是有“在讨论马甲的时候所有人认为最适合陆夫人的肯定是紫色,既然得不到就捡一个最近的”这样无比蛋碎的理由。而且所有人在听过大p的解释之后都是一副恍然大悟茅塞顿开的感动模样。

这本是很正常的事情,Mike却感受到一丝深刻的违和感。

不该是这样的。

Mike的鼠标在自己的紫色马甲上转了几圈,百思不得其解地蹙起眉。仿佛他本应该是那个唯一的橙马,而紫马的归属者则另有其人。

会是谁?

从回忆中脱出的Mike才发现自己呆呆地停顿了一刻钟之久,伸手掂起一块盘子的碎片,思考起了这几个月困扰他的更本问题,却是在脑海里找不到一丝线索。

如果说普通的问题是要在一团毛线中寻找到正确的那个线头,慢慢地剥离,那么自己的就像一片汪洋大海,那枚特殊的贝壳就躺在某个深处,但是穷极一生找的他的希望也是渺茫的。

也许,只是最近太累了。想找一个人分担一下吧,最后Mike迟疑着下了结论,光洁的碎片上泛着出他不佳的脸色。

Mike把手上的碎片随手一扔,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拿过放在一边的清洁工具匆匆打扫了一下,就马上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他有些累了,有些事既然想不明白,不如好好地睡一觉。房间里很暗,明明是白天却拉着厚实的窗帘,偏偏这样却能让Mike感到一丝安心。在柔软的床上躺下来,Mike伸手遮住了额头像是想确定自己没有发烧,然后自嘲一般地摇摇头,手掌落下遮住视线,几乎不一会他就带着疲惫的面容进入了梦乡。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的床边,那个黑发绿眼的人正静静看着他,半透明的身体无法触碰到爱人,脸上显露出的慢慢都是怀念与悲伤。

有续写吗......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