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用户正努力保持微笑:)

你好呀

《遇见十年前的你》【陆p架空短篇】


在战神pi还处于青涩时期,啊,或许不能说是青涩,因为对于在贫民区生活的人来说呢,青涩期唯一的含义就是“被抢走食物令人凌辱”的时期。

摆脱的办法有两个。

制造死亡和选择死亡。

选择显而易见,大p想起那个常常跑到这里来的神父口中的神,睿智强大,博爱慈祥。但是又有什么意义呢。神连施舍没人一块面包都不够,何谈庇护。

选择跪下向别人祈求生存,还是剥夺他人的生存权利。

又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选择。

这些选择造就了大p,或者说每个人都是如此,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神话中,都是用泥土来制造人形,本质柔软,在一双名为命运的双手中被不断捏造成型。

当然这些并不是大p会去思考的,对于他来说还有更实际的生活在眼前。

某一天,在经历了一场小小的混战之后,大p按照习惯跑到郊区的森林里去看风景,这是他为数不多的与血腥无关的活动了,这里也是与贫民区格格不入的地方,少数能让大p感受到自由的地方,来这里闲逛已经成了习惯。

扒住树干,几个跳跃,大p就到达了最高的枝干上,习惯地坐在树枝上,两条腿就处于半悬空的状态。

从地面往上看,就会隐约发现一个身影隐没在层层树枝之间,头靠在树干上,歪着头小憩。森林从来就不是一个过分安谧的地方,但是这种纯粹自然不夹杂任何不和谐的声音只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沉淀下来。

下一秒,一把匕首就从大p原来的地方向一丛树叶里射去,接着他迅速借力跳跃翻起站到树枝上,另一把匕首横在胸前,警戒地看着四周。

“这么小就这么厉害了……失策。”带着笑意的声音大抵从左侧传来,温热的呼吸声忽然靠近,居然离他这么近!

一转手腕,大p手中的匕首条件反射地向左边刺去。耳边传来匕首刺入身体的声音。刺中了?大p有点不敢相信,毕竟两人的实力差距从一开始就摆在那里,若非对方有一瞬的气息不稳,他也许更本不会察觉的。

思绪几转,大p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干脆地松开刺入的匕首,双腿跳离原地一段距离,转过身用匕首对向来人,却看见那个被自己刺中人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丝毫不在意自己腹部的伤口和上面的凶器。紫发紫眸,没有见过……谁?

“我就想打个招呼。”那个人无奈地摊开双手,“所以你手里的第三把匕首和藏在靴子里的第四把能不能消停一会。”

大p对那双似乎真的是没有恶意的眼睛研究了很久,将匕首的角度向下垂一点,不再直指面前人的心脏,用平常淡淡的语调开口,“你们家打招呼在旁边偷窥吗,陆夫人。”

“^ ^现在的你还不认识我才对。”
“ =L=白痴吗你的领口上有写。”
“……呀,这个年龄的你比我想象的优秀啊,对不起对不起,小看你了。”
“你这叫强行转移话题。”
“……”

陆夫人笑着拔出腹部的匕首,手轻轻在伤口上面一抹就恢复如初,只是衣服并没有修复,露出光洁的皮肤,将匕首上的血甩掉再递还给大p,陆夫人的动作十分自然,简直让大p怀疑自己刚才是否真的将匕首刺入他的腹部。

手开始痒想再给他来上一刀试试怎么办…考虑了一下大p还是放弃了这个很诱人的提议。

陆夫人懒懒地顺着枝干依靠下来,最高的枝桠上完全容得下两个人,也不会显得拥挤。注意到大p停留在自己伤口的视线,陆夫人解释道,“一个小小的治疗魔法罢了,你以后也会的。”

以后?捕捉到这个词。这个人是……什么来头。暂时可以确定没有恶意,反正有了也挡不住,大p干脆把姿势换成盘腿而坐,靠在身后的树干上。

“你来自哪里?”直接问了。
“未来。”对面的人移开视线,直接回答了。

未来?真是遥远的词汇。至少在碰到陆夫人之前大p不曾设想过,应该会死掉吧……但是一见面就问自己的死讯是不是很奇怪。大p一上一下地抛动着匕首开始思考。

“我死掉了吗。”还是问出来了。

“死了,在我来到这里的时候。”陆夫人和他眼神相交,在这一瞬间似乎透露出许多的情绪,不过立刻恢复到之前的笑容。

“似乎是意料之中。”是真的吗,这个人说的一切。

午后太阳光开始变得强烈起来,透过树叶不规则地洒在树干上。两人之间陷入沉默。

“想听听你自己吗。”陆夫人还是双手环胸的姿势,将视线转向大p,忽然突兀地开口。 这句话似乎并不是询问,大p在心里做出判断,莫名从话里听出一丝祈求。这个人,好像想倾诉一些什么。

“随意。”

“初次和你见面是在战场上。”陆夫人的视线停留在他的双手上,好像那上面正生动地上演着他说的一幕幕。

“你被七八个人围住,身上好像受了伤。”陆夫人瞥了瞥大p肩膀的位置,“本来我想去支援你的,但是你在我到达之前,干掉了你身边的所有敌人,在我向你赶来只有一百左右距离的时候,了。我当时就在想啊,怎么会有这么强大又不要命的人存在。”

大p静静地听着,脑袋里却自动开始脑部出这些场景的一幕幕。

“后来机缘巧合和你成了搭档,之后的每一场战争都是这样相互扶持过来的,好几次你都差点死掉,我可是一边骂你一边为你治疗,不过你好像从来没听过。”陆夫人耸耸肩,眼神是无奈而担忧,好像那个一脸无所谓说着没事的人就站在他的前面。

“你总是这样不要命啊,劝也劝不听。”

“渐渐的战争进入白热化,我们的领导人,也就是说现在被称为神的那个人,战死了。”陆夫人用手抚住额头,遮挡住了自己的眼睛,刘海垂到苍白的手背上。

“然后你几乎是被强硬地推上了神位,被迫领导战争。你曾经和我抱怨过说神简直不如猫。啊对了你一直很喜欢猫,不知道现在是不是。”

猫?大p歪过头,接触的不多啊。

“后来,就是决战。”陆夫人翻开手露出一只眼睛看向大p,带着几分戏谑的语气,“你觉得谁会赢?恩?”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是的。”陆夫人并不意外他的回答,继续说下去,“但是最后你还是死了,死于……大概算是篡位,死在曾经在你的庇护之下的人们手下。”陆夫人转头看向大p,“有何感想?”

“弱爆了的结局。”大p扭过头表示对自己的不屑。

“是啊,对于你这个战神。”陆夫人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又蹲在离大p比较近的地方,拍住他的肩,“战神是那些你的信徒送给你的称号,很帅吧。”

“你小孩子吗。”看着眼前疑似嫉妒的某人,大p不由回了一句。

“比我的flag陆要好听很多。”陆夫人重新坐回树枝,双腿在空中摇晃。

“……的确。”

“你…”

两个人就这样聊到了晚上,说是聊更多像是陆夫人在叨叨地说,大p在一边听,时不时地吐槽两句。

这样与别人轻松地相处大p从来没有体会过,恩,和尸体不算。

时间在向后推移,陆夫人的身体开始变淡,他自己怔怔地注视去着半透明的双手,握紧,再松开。

“你要走了。”肯定句的语调。

“是啊。”苦笑一声,陆夫人捂住自己的面孔,低低地说,“有一件事我没有说,其实我也死掉了。”

“恩?”

“算是陪着你一起吧,在那场大火中。你我都没有魔力了,准确的来说是被封上了”

“然后我就跑来找你了,毕竟我可是符文师,会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啊这也是你的原话。喂不要摆出赞同的表情。”

“是有时间限制的对吧。”大p接下话。

“我的时间用完了。”陆夫人对着空气喃喃道,“是时候离开了。”

为数不多的,大p自己感到了一种名为不舍的情绪。

“道个别吧大p。”陆夫人忽然站起身转向大p,伸手拉住他飞到树林的顶端,脚尖点着树叶身体却没有下坠。“我记得你特别喜欢看风景。”

“……”

两个人就这样对着满月,没有再说一句话。满月挂在天际,在一望无际的树海上,

“本不该这么矫情的不过将死之人满足一下我吧。”陆夫人闷闷的声音从大p身边传来,不知道有没有哭出来,然后眼前被一片紫色占据。陆夫人定定地站在他面前,目光却像是投过他看见了那个在遥远时空的另一个人。

“这个世界线如果我进行修改,将和我原来的世界变成两个平行世界。”没错,那样的话啊即使性格长相丢一模一样,这个人也不再是原来的那个战神pi。

双手变得透明,陆夫人眼底涌现出许多的眷恋,放开大p飘开。眼前的景象与之前慢慢重合。

漫天的火光之中,战神pi和他相对无言,只是紧握住彼此的手,依靠在墙角边。

“我没活够。”陆夫人眯起眼睛像在抱怨。
“真巧我也是。”大p低低地笑起来。
“结束了,不管怎样。”火势越来越大,开始蔓延到他们这里了。
“陆夫人……”他听见大p在叫他的名字,然后自己被用力推开,最后看到坍塌的墙壁和大p缓缓张开闭合的嘴唇。

眼神回归焦距,陆夫人发现自己的下半身已经彻底消失了,全身也变得近乎透明。

靠近,陆夫人注视着那双粉红色的眼睛,那里面永远闪动着不服输的倔犟,此时或许因为这月光,显得比平时柔软许多。

“十年后再见。这是我代替这个世界的陆夫人向你说的话。”

我也该去跟随,属于我的那个战神pi。

END
———————————————————
本着没有任何人会发现的心情在这里堆积脑洞

评论(2)

热度(12)